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 总结报告 >  读书活动总结 > 内容

母亲的芥菜疙瘩

无忧文档网    时间: 2020-10-16 23:13:21     阅读:次     手机站

  母亲的芥菜疙瘩

母亲的芥菜疙瘩

  “还要带点什么?”每次回家,临回城时母亲总爱如此张罗。凡是家里的东西,备了一大堆,仍觉不够,母亲给儿子的,永远觉得是少一样的。

  “把您腌的芥菜疙瘩给我装上几个,别多了,多了吃不动,吃完了我下次再回来拿”。母亲乐呵呵地端着个小盆,到院子背阴处的那个粗瓷缸前,掀开盖在上面的厚厚的铁锅盖,伸手捞出五六个腌好的芥菜疙瘩,然后盖上盖子,拿到水边洗净,再用塑料袋套起来,放到那一大堆给我备好的各种吃食当中。“回去后放冰箱里,别放外面时间长了,时间一长,就容易发粘变味;也别天天吃,终归是腌的东西,对你血压不好,控制着点”她总是如此嘱咐着,生怕我不会收拾,一如既往地笑眯眯站在我面前,不厌其烦重复絮叨着。

  有一种味道我终身难忘,年龄越大,越觉烙进骨头中割舍不去。一开始它是淡淡的,天天接触它,也没觉出什么特别;长大后离它远了,偶尔窜出来扰你几下;人过中年,无由地常常想起它:很多时候,外面吃饭这个也不香,那个也烦腻,思来寻去,找不到那个正味;周末常开车回老家,午饭的时候,母亲的饭桌上总是有一碟切得细细、加佐料拌好的芥菜疙瘩丝儿,我用手指头捏上两三根,放到嘴里轻轻一嚼,瞬间满嘴生香,从舌尖漫到舌侧再到舌根,一下子就调动起所有的味蕾,然后再顺食道吞咽下去,一会儿便润尽了五脏六腑,整个身体立马舒畅起来;那口水,不由自主地也条件反射似的氤了出来。

  就是这个味!如清晨竹林里刚采的嫩笋,纯得没有一丝矫作!再捏上几根,放到嘴里慢慢地嚼,细品那疙瘩丝细腻的质地,还不时喝上几口白开水,似有回味无穷的瘾劲,它胜过人间所有的珍馐!

  说起芥菜疙瘩,小时候打记事起就有。那时候家里穷,一日三餐,疙瘩丝是主菜,哪天打牙祭的时候,还会多上一碗熥的咸鱼干。咸鱼干是不能乱吃的,一条咸鱼短短的,手指一般粗长,必须就着吃完一整个玉米片片,想吃两条是要挨训的;于是,就饭还是要靠芥菜疙瘩。

  每到深秋,疙瘩和白菜、萝卜等一块收获。夜晚不忙的时候,一家人团坐在热乎乎土炕上,先把疙瘩去泥、切去底部的根须,在水里洗净,然后用小刀把表面坑洼的部分剜去,再次洗净,最后就显得白白胖胖的样子,满满几盆,那是一家人整...



== 试读已结束,如需继续阅读敬请充值会员 ==
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投稿,仅供下载参考,付费用户可查看完整且有格式内容!
(费用标准:18元/月,58元/年,微信支付秒开通!)
升级为会员即可查阅全文 。如需要查阅全文,请 免费注册登录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