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 讲话致辞 >  庆典致辞 > 内容

散文:雨中捉鱼

无忧文档网    时间: 2020-07-29 17:11:15     阅读:次     手机站

  散文:雨中捉鱼

散文:雨中捉鱼

  小时候,爷爷讲过一个笑话,说,山里有个孩子对爷爷说,爷爷,天上有云,阴天了。爷爷好像见多识广,捋捋胡子说,哦,阴天啦。别看天那么大,用了急,三天就阴合咾(阴云密布的意思)!

  其实,那是编排山里人孤陋寡闻的段子。六月的天,孩子的脸,说变就变。看着响晴的天,风骤起,云集聚,一个霹雳一个雷,“咣啷”一声响,雨说来就来。小的时候,淅淅沥沥,大的时候,瓢泼一般。

  那时,大热天里,孩子不爱穿衣裳,七八岁、十来岁还光着屁股。光腚孩子最喜欢阴天,最盼望下雨。不是为了解暑降温,不是为了泼水取乐。为的是上街叠坝,雨中捉鱼。

  村里东高西低、南高北低。要捉鱼,得在雨中;雨一停,便不见鱼的踪影,没了乐趣。东西街上三个阻挡雨水冲刷的坝堰,借着坝堰的流势,不用铁锹刨,不用铁锨剜,撅起屁股伸开双手把冲下来的沙子往怀里拔,只十几下就叠起一个“大坝”,雨越下越大,水越来越急,坝体冲垮了,“呼呼”奔腾进下一个“大坝”。一连冲垮三个“大坝”,“洪水”拐个弯冲进南北大街。南北大街上,又是一番光腚孩子筑坝抢险的乐趣

  最好玩的不是叠坝,而是雨中捉鱼。正忙着叠坝、打水仗,突然听到有人喊:“呵,有鱼!” 只见得,鱼在水中游来游去,小的三四指,大的虎口长,馋死人了!坝体牢不牢固,冲没冲垮,都不管不顾了,急三火四地争着抢着捉鱼。一条鱼抓在手里,来不及放下,又抓另一条,手一滑,两条鱼“哧溜”蹿了。那情景,像极了黑瞎子掰棒子——掰一个丢一个,到头来落个两手空空,灰心丧气。逃窜的鱼顺水蹿向下一个“大坝”,下边又是一阵欢呼雀跃,叠坝的街道立马变成了捉鱼比赛的小溪。倒是有几个“老奸巨猾”早熟的“小大人”,早早地让弟弟妹妹拿个脸盆或水瓢等在旁边,抓一条扔进盆里瓢里,又去捉另一条,不大一会儿,就是一盘子小孩解馋、大人下酒的肴儿。

  街上有鱼,家里天井也有鱼。有时还有泥鳅,甚至小乌龟。孩子跑到街上抢,大人在家“守株待兔”,常常有所收获。下完了雨,开膛破肚收拾完鱼,拿细盐、花椒面淹巴淹巴,裹上糆醭(面粉),放进滚开的油锅里一炸,满院子飘香。一家炸鱼,香两家;两家炸鱼,五六家香。雨后烟囱冒烟,满庄子香气扑...



== 试读已结束,如需继续阅读敬请充值会员 ==
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投稿,仅供下载参考,付费用户可查看完整且有格式内容!
(费用标准:18元/月,58元/年,微信支付秒开通!)
升级为会员即可查阅全文 。如需要查阅全文,请 免费注册登录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