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 党建材料 >  入党自传 > 内容

散文:屋后有树

无忧文档网    时间: 2020-07-29 17:10:22     阅读:次     手机站

  散文:屋后有树

散文:屋后有树

  我依稀记得,一场大雨过后,天空还落着零星雨滴,我便到屋后那丛芭蕉树下,捡拾被大雨打落下来的芭蕉花,吮吸里头甜美的花蜜。那些花朵被雨水浇湿,丛林间,有腐朽的芭蕉叶热腾腾的气息。只要一场大雨,我就到那儿去寻觅凋零的金色花朵。那芭蕉花开了一茬又一茬,没有停歇的。儿时,一年里,难得吃上一粒果糖,那来自大自然恩赐的花蜜,便甜美着整个童年。

  端午,南方逢汛期,芭蕉正盛时。母亲说, 这可是醉雨了,耕作难了。她愁黄瓜结不出果, 愁三棵刚栽下的西瓜苗不能繁茂,愁枝头上的玉米棒子无法结实

  雨夜,与父亲聊芭蕉,一向关心草木的父亲也忽视了一丛芭蕉的存在。却有友人冒雨来访, 说,那芭蕉大概在每年3、4月份栽种最为合适, 成长最好。芭蕉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,任凭季节更替,无视春来秋往,只顾随性开花、结果,长着长着,一场霜至,那些花朵和幼果便夭折了, 一树芭蕉的命运从此终结。唯有在春分前后开花长果的芭蕉,历经半年,方在一场霜事到来之前,硕果累累,善始善终。

  老屋那丛芭蕉是别人家的,我并没有食到上头的果子。我们早已搬了家,新房子这儿,却随处可见芭蕉树丛。溪流两岸,芭蕉树疯狂漫长, 包围了整条溪流,宽阔舒展的芭蕉叶下,流水淙淙,妇女在其下洗衣,成了一道风景。我父亲大抵认得哪一丛是哪一家的,其间也有我堂叔的, 他夫妻随子女迁居省城数年,遗忘了这一丛芭蕉林子,父亲见果实丰收,电话告知,他却回,随意赠人吧。父亲说,前年,已出嫁多年的堂妹, 无事回来尝秋,取劈刀,砍下一串芭蕉果,带回城,算是那芭蕉树对多年前主人给予生命的一次回报了。

  我曾认真观察过芭蕉。一丛芭蕉,一年里, 它的根部将不停地发育出一株株新苗来,待到长高后有了五片叶子,便抽出一支如心脏模样的花苞,花苞开裂,一夜间长成一串果子;第二天, 又裂开一瓣,长了一层,依土壤给予的养分多少,成长多少层的果,然后,随着树身长高长大, 那果子茁壮了,有的就两三层,多者可长成八九层,傲然立在高处。主人视果子饱满,就收获了, 用塑料膜包裹,放置封闭的空间里,等待黄熟。有早些年食到在树上自然成熟的,其细腻、滑嫩、甜蜜的口感,令人回味无穷...



== 试读已结束,如需继续阅读敬请充值会员 ==
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投稿,仅供下载参考,付费用户可查看完整且有格式内容!
(费用标准:18元/月,58元/年,微信支付秒开通!)
升级为会员即可查阅全文 。如需要查阅全文,请 免费注册登录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