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 述职报告 >  领导述职报告 > 内容

散文,|,回家的路

无忧文档网    时间: 2020-07-29 17:11:26     阅读:次     手机站

  散文 | 回家的路

散文

  朦胧少年时,我每天在狭窄的路上来回的走,没有尽头的奔。路,是走向人生的起点,是打开视野的平台。记得小时候,我背起只有碗口大的背篓走出家门,走进蜿蜒的村道、田间小道,在田野里打猪草、割牛草。由于幼小,也没有多少气力,打猪草时,用镰刀去割猪鼻孔草、尼秋串往往用力没个准儿,镰刀一滑就一屁股坐在田里土里;割牛草时,用手扯、用镰刀铲,不是拦腰扯断,就是拉不起蔸来,不少时候镰刀还把手指铲个口子,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。一天下来,一个“碗口”大的背篓也很难装满,背回家里喂猪喂牛不屑一顾,难挡“虎口”。

  6岁那年,我走进了村里的小学读书,每天来回徒步在坎坷泥泞的乡间小路上。那时,乡里娃穿布鞋上学 ,冬天踩在风霜里,踏在雨雪中,布鞋浸水,坐在教室里脚冷如冰、冰凉刺骨,好不容易才能熬过上午,冷过下午。那时,我家里穷,每年年前,母亲给姊妹都做一双新布鞋过年,这双新布鞋,要穿一年,穿烂了就打赤脚,一般平时里舍不得穿,春秋赤脚上学,打猪草、割牛草也舍不得穿鞋子,赤脚步入田间便道,走进田里土里。到了冬天,把心爱的布鞋穿起,脚很暖和。冬去春来,在坎坷的路上走了一回又一回,踏过一春又一春

  到了上世纪70年代,农村开始修建乡镇公路。那时,广安到恒升有条碎石公路路过如今的大安。我们东岳乡到大安是条乡间石板路,约7、8公里,各类春耕物质和农产品搬进运出,都是靠人肩挑人抬。东岳到大安的通乡公路是在70年代中期修建的,整个公路为碎石路。那时修公路,调集全乡农民去修,一个村修一段,一个组修一截,修路农民是一早去到修路工地上,中午在工地附近的农民家里煮饭吃,天黑才回家。修路工序主要有平路基、冲炮眼、打片石、铺片石,大多都是人工去完成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后,农村开始修建村组公路。那时修村组公路,一般是沿着村里人赶集的道路改建,弯度大、坡度陡,之后几经改弯,多次降坡,才形成今天这样的路。到2000年后,农村修建机耕道和乡村便民路。机耕道,主要是现代农业园区的田间“公路”,供农业机械、人力车通行;便民路,是通向农家大院和农民新村的民间便道,主要解决乡间小道泥泞坎坷、路滑坡陡、弯多路窄行路难问题。这些修路活...



== 试读已结束,如需继续阅读敬请充值会员 ==
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投稿,仅供下载参考,付费用户可查看完整且有格式内容!
(费用标准:18元/月,58元/年,微信支付秒开通!)
升级为会员即可查阅全文 。如需要查阅全文,请 免费注册登录会员